手機版
1 1 1

“哥,這輛保時捷給你定好了”——四川省原副廳級幹部阿多違紀違法案剖析

  2020年12月30日,南充市中級人民法院以受賄罪,依法判處四川省煤炭產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原黨委副書記、董事阿多有期徒刑11年6個月,並處罰金人民幣100萬元。

  從一名副廳級領導幹部淪為違法犯罪人員,阿多的沉淪之路令人唏噓。落馬前,他曾擔任甘孜州鄉城縣委書記、州政府副州長等職務。

  瞭解他脾性的人都知道,阿多重情義,他甚至認為,“這一生能認識幾個知己好友,也值了”。但實際上,阿多的違法犯罪恰好和他的交友不慎有關。

  1980年,作為甘孜州新龍縣當時唯一的一名大學本科生,阿多給自己取了個名字“建新”。他希望自己學有所成後,能夠回報家鄉,建設新龍。

  懷着這樣的想法,阿多學習刻苦、工作勤奮,40歲出頭便走上甘孜州副州長的崗位。然而,在取得一些成績之後,他逐漸開始飄飄然起來。

  在遇到巧言令色的江西商人陳某根後,阿多與其相談甚歡。第一次見面,陳某根就給阿多講了一個報恩的故事。阿多回憶:“他當時説嘛,80年代中期,他隻身一人途經唐古拉峯到西藏去創業,經過唐古拉峯的時候高反,嚴重的高反,再加上衣着單薄,生命垂危,這個時候車上有一家四口,是甘孜州的人,把他救了。”

  陳某根説,現在事業有成了,想尋人報恩。這個故事深深地打動了阿多。

  後來,陳某根在甘孜州與人爭執被打傷,生命垂危,阿多調動各種資源,緊急將他轉移到成都救治,兩人更是結下深厚情誼。

  阿多説:“我對他來講有救命之恩,因此我一直認為我們兩個之間就是一種禮尚往來,就是一種相互之間的贈予。”

  阿多口中的“禮尚往來”,始於陳某根一次又一次地以“資助”之名給他送錢。從2006年到2009年,短短四年時間,陳某根就先後8次“資助”阿多賭資現金118萬元。不僅如此,對阿多表露出的喜好,他都想盡辦法滿足。某天聚會時,阿多對其駕駛的保時捷轎車很是讚賞。不久,陳某根便邀請阿多去車展。

  阿多説:“我看了一個多小時以後,我們兩個準備回去的時候,他就跟我説,哥,這個車已經定了,實際上我才知道他已經給我買了這個車子了。”

  陳某根如此煞費苦心的“經營”,贏得了阿多更多的親近與信任。當其項目出現問題時,阿多挺身而出,運用手中權力為其“保駕護航”。一次,陳某根在甘孜州九龍縣買了一個金礦,買下後才發現,金礦位於自然保護區以內,無法進場。此時,阿多正在甘孜州政府副州長任上。

  陳某找到阿多就希望能幫到把這個礦權調出自然保護區。阿多跟縣上也説了,順利地調出了自然保護區。

  直到落馬後,阿多才清醒地認識到,所謂的兄弟情誼,不過是陳某根在“圍獵”自己時所營造的一種錯覺。

  當老闆打出“感情牌”,大講“故事”時,阿多往往缺乏免疫力。2012年2月,阿多調任四川省煤炭產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董事、副總經理,分管採購工作。在一次飯局上,另一個故事又拉近了他和商人鄭某貴的距離。

  鄭某貴是川煤集團的供應商之一,每年向川煤集團提供大概價值4000多萬元的物資配件。在初識的飯局上,他的叔叔給阿多講起了自己當年創業的艱辛故事。

  阿多又被這個創業故事所打動,加上鄭某貴懂禮數、有朝氣,也深得阿多賞識。隨着兩人關係日益密切,鄭某貴親暱地稱呼阿多為“阿哥”,多次請他在川煤集團貨款撥付等方面提供幫助。

  有了阿多的幫忙,鄭某貴自然懂得“投桃報李”。一次聚會上,阿多談起了某個投資項目,認為項目好、回報高。鄭某貴便主動提出“借”200萬元給阿多用於投資。

  阿多説:“我也懂他的意思,他就準備給我200萬,我確實也想收這個200萬。”

  在留置期間,阿多懺悔道,説是朋友饋贈、是借錢投資,實際上不過是披上“外衣”包裝了自己的貪慾。

  調查統計,阿多在任職期間,利用職務之便為他人謀利,共收受財物摺合1400多萬元。交情一般的老闆直接送錢,他往往拒收;交情深的老闆資助他打“麻將”、“借錢”投資,他就來者不拒。其實這樣戲劇性的收錢“原則”,和他的人生經歷有很大的關係。

  本世紀初,阿多在得榮縣工作期間,為了讓子女接受更好的教育,他的妻子獨自帶着兩個孩子到成都求學。妻子一邊照顧孩子,一邊為新家跑裝修。暫住地點與新家相隔6公里,每天需要往返4次。

  妻子的不易,加重了“錢”這個字眼在阿多心中的分量。而在進入州政府工作後,與商人老闆的不斷接觸,又讓參加吃請、唱歌、打牌等成了他生活的“標配”。

  為了增加收入,阿多想到了經商。此時正好有朋友找他合夥投資一家歌廳,就像“瞌睡遇上了枕頭”,阿多欣然應允,並經常利用職務便利給歌廳拉生意。

  “跨界”投資讓阿多賺得盆滿缽滿,也讓他沾染了很多商人氣息。亦官亦商的角色,造就了他獨特的收錢“原則”,和凡是“處得好”的商人,都存在這種不正當的經濟往來。

  無論以何種理由、藉口包裝,都掩蓋不了阿多違紀違法的事實。隨着法槌落下,阿多和他“朋友們”的故事畫上了句號。阿多無視黨紀國法、腐化變質,最終落得金財散盡、名利雙失、有家難圓的結局。

  2004年,阿多當選甘孜州政府副州長時,母親要求他“做個清官,不該吃的千萬不要去吃,不該拿的千萬不要去拿”。然而,因為“親”“清”不分,他終究辜負了母親的囑咐。

  阿多和他 “朋友們”的故事警示着我們,世上沒有免費的午餐,也沒有不求回報的投資,廣大黨員領導幹部要以案為鏡、警鐘長鳴,在與民營企業及其經營管理人員交往中,嚴格遵守“六個嚴禁”,親而有度,清而有為,這樣才能既履行好職責,又守住紀法的底線。

警示教育

警示教育

發佈時間:2021年01月18日 07:31      來源: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打印

關於我們 聯繫我們 網站地圖 有獎調查

郵寄香港 版權所有 京ICP備12024993號